红桃k娱乐

当前位置: > 红桃k娱乐 > 正文

[小说] 《最后一班慢车》自序

时间:2017-03-28 11:31


这本集子收录了我过去十年间几篇比较满意的短篇作品,包含五篇还不成系列的「疑难杂症事务所系列」,与二篇独破的短篇。

    我始终认为写短篇推理是一件爽直的事,有个好的中心谜题,适当的?事架构,再交叉些有趣的人物、支线,万来字、几个礼拜间便可见头见尾,读者读来也不费太多心力,一杯咖啡之间便可以解开谜团,犹如投打直球对决,要嘛长打,要嘛三振,都图个畅快。

    这本集子中多数作品都曾发表于《推理杂志》,这本由林佛儿先生创刊、自1984年至2008年横亘二十多年的杂志是台湾推理创作的指标,如彭佳屿的灯塔 般,默默照射着黝黑的淡水洋。我永远记得第一次看见自己的作品用铅字刊印在杂志上的那种感动,像是达成了写作生活中的某个里程碑个别,藉着本书出版,谨在 此向《推理杂志》与林佛儿先生致上无限敬意。

    以下就收录的每一篇作品做个简短的花絮介绍。犹如我很喜欢的比方,写作就是用文字筑起一个小笼子,在不停流逝的性命中捕获浮光片影,将之索住、冻结,留待日后回味品尝;现在回头读这些数年前的作品,能还能感觉到那些时光中所发散的温度,?为文以志,并与各位分享。


<最后一班慢车>

    这篇作品发表于2006年12月推理杂志266期,发表后,在当时推理圈中引起了小小的好评,可以说是我早期作品中比较胜利的一篇。

    这背后还有些故事。约莫是2005年时,我以这篇作品参加了台大文学奖,一路晋级决选,到最后评审现场讲评时,才以一票被阻于得奖名单门外。即使如斯,这 篇小说也得到了李昂与苏伟贞两位老师相当的评论。苏伟贞老师就分析了许多「意象」,例如小孩子所代表光亮的意象、火车象征了无法结束的人生来回等等(其实 我很想举手告诉她基本没这回事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火车也只是因为我是铁道迷罢了)。李昂老师虽然自始至终没投票给我,但她也表现对这篇作品印象,她直言 说这是很好的大众小说,但并不适合纯文学为主的文学奖;她称赞整个故事架构的编排,不过认为细节描写局部还要加强,她建议我去看王家卫的《2046》,尤 其是巩利抹去口红那段,她说男女情爱是再艰深不过的东西,然而表现伎俩不一样,整个层次就会有差。

    我因而去看了《2046》,看了一次看不大懂,最后买了DVD回家,看了八年终于有些体悟。这让我?解,我不是那种蠢才作家,生成有个七?玲珑心,某些事件还是得靠年岁沉淀,才感觉得到,才写得出来。


<赤云迷情>

    这篇作品发表于2006年6月推理杂志260期,是我第一篇刊载在推杂上的作品。

    大约是2005年寒假,我和几位友人随救国团去爬玉山,在排云山庄过了一夜,惋惜最后大雪封山,没完成登顶。不过在大雪、冰冻、连水都没有山庄过夜是个很 有趣的体验,那完整不是推理小说中「暴风雨山庄」的想像,是几十个人挤在不通风的大通?上,没有床单、被褥,冰冻的木板床可以穿刺过Gore-tex的防 寒衣,上个厕所都会被天花板上滴下来的冰水冻得哇哇叫。回家之后,我就写了这篇<赤云迷情>。

    我给这篇故事的定位是「短小、节奏明快」,孤峰小房、二女一男、瞬间迸发的杀意和怀疑,那是一种特别的谋杀氛围,在深谷上才感触得到。

<圣光中的真相>

    这篇作品发表于2006年9月推理杂志263期,不过以创作时点来说,<圣光中的本相>是整本集子中最早实现的作品。

    这是「疑难杂症事务所」系列的第一篇作品,这个系列最初的构想是走搞笑的古典推理,由嘴贱、个性机车的私人?探小范,与低级搞笑的记者胖子组成搭档,案件则长短谋杀的日常之谜。当然,从后面几篇作品可以看出,这个最初的设定目标并未达成。

由于是很年轻的作品,<圣光中的真相>的最第一版本有太多「使劲搞笑」的斧?痕迹,脏话、冷笑话、低级笑话,读起来恐怕不怎么舒畅。收录在此的版本已经经过润饰改写,删掉太低级的段落,也让人物对话、个性略微圆润圆滑一些,与后面同系列的作品不要差异太大。


<十二字批言>

    这篇作品发表于2006年10月推理杂志264期,是所有作品中最轻薄短小的一篇。

    故事以「安乐椅神探」的情势进行,是当时的一种新尝试。核心则是在于十二字批言:「横?八,腰无肉,米自走,人皆说。」,或许各位读者可以想一想这批言背后的意义。


<红花楼之谜>

    这篇作品获得2006年第一届浮文志新人文学奖佳作,是我与尖端出版社结缘的开始,也是这本集子成书的远因。

    同属于「疑难杂症事务所」系列,<红花楼>路线已经有明显变化,第一,我开始用胖子的第一人称写故事,第二,胖子的个性也变得沉稳一点,看起来不再那么低能。这或许和我逐渐变老、变胖有关。

    另外,这篇是我的「福尔摩斯练习题」的第一篇作品,当初的计画是,以六篇我最喜欢的福尔摩斯短篇的概念为基础,用疑难杂症事务所的方法加以发挥;盼望能够在台湾本土的背景下,从新塑造古典谜题。

    作为第一篇尝试,<红花楼之谜>在改写与原创的比重可能有些失衡,读者或许可以很轻易看出这是在「练习」哪篇作品,这是不尽成功之处;不过核心谜题依然是小弟本人的主意,倒不是借来的。


<空手而归的贼>

    这篇作品获得2008年浮文志新人文学奖贰奖,同样是「疑难杂症事务所」系列,同样是「福尔摩斯练习题」,但<空手而归的贼>原创性要高些,故事中参入传奇冒险元素,生机读起来更轻快一点。

    这篇作品曾公开于尖端出版社浮文字的网站,同时公开的还有决选评审九把刀的评语,详细内容现在无法逐字复述,只记得评审称赞此作节奏坚持得很好,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,不会被繁复的推理给压垮。

    我会记得这句评语,当然是因为我很喜欢,把持故事的节奏始终是我尽力的目标。


<一声枪响>

    这篇作品是2011年台湾推理作家协会会内赛的参赛作品,最后经会员互选被选为首奖。

    台 湾推理作家协会的会内赛(我们戏称「华山论剑」)限会员参加,由主办人出一道题目,参赛者依此创作一篇三万字以内的短篇小说,再由参赛会员相互评分,选出 首奖。那一年会内赛的主题是「安乐椅神探」,能跟一群同好一起写作、读作品、互相讨论,应该是参加协会最有意义的事吧!

    <一声枪响>同样是「疑难杂症事务所」系列,但在这篇故事中只有?探小范,助手胖子并未登场,故事内容波及黑道中的谋杀案,也已经不单纯「疑难杂症」而已。我试图用不同的?事方式,呈现不一样的感情。

    这 篇短篇集的面世,首先要感谢尖端出版社,也要感谢辛劳的编辑吕尚烨先生在整个出版过程中协助。自从推理杂志休刊后,短篇推理越来越难找到发表的空间,也限 制了作者们创作的动机;但就我个人而言,短篇推理小说无论在创作或阅读上,仍然乐趣十足,愿望期刊、报纸、以及读者都能改短篇大众小说更多机会,刺激更多 好作品诞生。

  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